墨染瑾年

在下季秋,请多关照

【默读阅读体】我心向阳,绝处逢舟(于连1)

好了好了,小秋来更文了。写得不好别打我。
——————————————————————
【燕城市公安总局,清晨八点整。
  各科室工作人员已经开始陆续到岗,行政办公室的后勤人员小孙打了个哈欠,扛着新的桶装水往老局长办公室送,一推门才发现他们张局已经沏好了第一杯茶,正神色凝重地打一通电话。】
“神色凝重……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你这傻逼,你不是在说废话吗,没听见刚刚读到的那个死人啊。”
“不不不,这位大兄弟,话不能这么说啊,那个傻逼,呸,那个智商欠费的,不对,我是文明人,反正就是那谁要么出门脑袋被门给夹了,要么是忘吃核桃补补脑子了。”
【小孙看见老局长从脖子往上开始电闪雷鸣,刻意压低了声音,尽量和缓地说:“南平大道北,离主会场不到三公里,之前开会的时候我就说过,这个月无论如何别出事,最好连路边的流动摊位都清理走,你直接给我弄出一起命案,老王,‘超额’完成任务啊。”】
“确实是超额完成任务了,我们还顺手逮了以前的王局他们。”骆闻舟挑了挑眉,很不着调。
【“可是领导,那是半夜里……”“加强夜间巡逻的通知,提前一个月就下发到各单位了,你还想要求犯罪分子也保持八小时工作制作息?”“是是,我也不是推卸责任,就是您也知道,花市西区那边本来就乱,外来人口又多……”
  张局耐着性子跟花市区分局的负责人扯了五分钟的淡,发现那边非但毫无反省的意思,还“你有来言,我有去语”地找借口。他出离愤怒了,毫无预兆地发了火,厚积薄发地一嗓子吼了出来:“我知道个屁!西区不是你的辖区?不是你的地盘?你现在跟我说乱,早他妈干什么去了!”】
“犯罪分子保持八小时工作制休息,这他妈的是职业犯罪吧。”
“这个张局脾气真好,要是我们领导,早就弄死我们了。”
“是啊是啊,都逼的张局爆粗口了,局里的都是人才啊,口才贼溜,可以改行讲相声了,火起来绝对工资高。”
【今天凌晨,花市西区的小巷里发现了一具死相狰狞的男尸,最早被人当成本地一桩猎奇的花边新闻发到了网上,不过网上比这危言耸听的事多了去了,刚开始没激起什么水花。可是花市区分局的领导唯恐敏感时期出事,办了件蠢事——想悄悄把这件事按下去,先是删帖,之后又欲盖弥彰地说是发现了一具死因不明的流浪汉尸体。】
“神特么流浪汉,这不就是那位死的很惨的小哥吗。”
“真的是蠢啊,蠢死了,办事的是智障吗,怎么进的警局,难道是开后门的?”
【没想到最早发现尸体的几个小混混手欠,拍下了清晰的现场照片,用非常哗众取宠的方式传播了出来,搭配分局之前种种讳莫如深的态度,让坐着公交地铁赶早高峰的市民们展开了丰富的联想,把这点屁事发酵得满城风雨,连市政都专门打来电话询问。】
“卧槽,这几个混混牛逼,比我们富二代还牛逼,胆子好肥啊,敢和死人合照,是小弟输了,输的无话可说,甘拜下风甘拜下风。”
“世风日下,唉,这些人呐,没心没肺啊。”
“老兄,事情发生时明明是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吧,你瞎吗。”
“我不瞎,你才瞎。”
“你们能不能安安静静读书啊,看到你们我觉得这书都不用读了,直接看你们撕逼得了,现场版的,不付钱的那种。”
【他感觉自己刚才吼早了,然而年事已高,再高的调门他也上不去了,只好恢复正常音量:“我感觉你在咱们系统是屈才了,应该让你去广告公司上班,这宣传效果,绝了。”】
“没错没错,这宣传能力,比广告公司都厉害。”
“可不是嘛,太屈才了。”
“哈哈哈,这智商也真是很感人啊,走后门的吧。”
“这哥们当初读的绝对不是警校,肯定是戏剧学院后半路跳槽去警校的。”
【骆闻舟是个天天踩点上班的大爷,只要不值班,规定八点半到岗,八点二十九分他都绝不会出现在工位上。这天还赶上他车限号,骆闻舟不想挤公交,干脆从他们家地下室刨出了一辆能进博物馆的大“二八”,自己动手大修了一番,晃晃悠悠地骑上了路。】
“骆大爷您好。”费渡笑着回头看了骆闻舟一眼,一双桃花眼着实勾人。
操,这小崽子,还是欠操了。骆闻舟气的牙痒痒,被撩了又不能上的感觉真的不是太好。
【左车把上挂着一打煎饼,右车把上坠着六七杯豆浆,骆闻舟双手放松地搭在严重超载的车把上,准时踩点驶进市局大门。】
“骆队这踩点的能力很神奇啊。”
“骆队身上是装了计时器吧。”
“你们的重点是这个吗,只有我的重点是吃的吗……”
“其实我也是。”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
【“不让进——为什么不让进?姑娘,这是公安局,不是花果山,好吧?邮件统一放门口收发室安检登记。”“鲜花怎么能放收发室?那不就蔫了吗?”送花姑娘一回头看见骆闻舟,伸手一指,“不让我进,那送外卖的怎么就让进?”】
“送外卖的,没毛病没毛病。”
“不得不说送外卖的这个比喻和老大的形象还挺像的。”郎乔将自己心中外卖小哥的形象和骆闻舟当时的形象一对比,觉得这个描写太生动形象了。
“长公主,下次给你们带菜包,不,连菜包都没有。”
“别别别,父皇,我错了,我不敢了。”
“怕什么,这不还有我呢。”费渡笑着说。
“对啊,还有费总呢。”郎乔左手在右手掌上一敲。
“费渡,你就是欠操。”骆闻舟恶狠狠的盯着费渡,恨不得立刻就把他扒光吞下肚子里。
【骆闻舟一抬头,冲送花女孩笑出了一口骚气的白牙:“因为送外卖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骚气骚气,真骚气。”
“我们内里骚包,骆队内外都骚。”
“我们都是渣渣,骆队的境界才是大佬。”
【“早,吃了吗?没吃自己拿。”骆闻舟单脚着地支着车,“美女,花给谁的?我给你带进去。”送花的小姑娘被他弄得十分不好意思,慌慌张张地去翻小卡片:“哦……给刑侦大队,一个叫、叫陶然的先生。”】
郎乔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拍手,“这个我记得,是费总送给陶副队的!”
“你当初都没有给我送过花呢。”骆闻舟看着费渡眼中露出一股醋意。
“我后来不是回去就补上了吗。”
“不行,那不算,你要补偿我。”
“师兄想要我怎么补偿呢?”
“我要你。”
“好。”
自戳双目,不敢看不敢看。旁观的一众恨不得拿个白布遮住自己罪恶的双眼。
【整个刑侦大队都惊了,一齐呆若木鸡地盯着陶警官面前那束气质清新的鲜花,仿佛花梗下埋了个定时炸弹。女警郎乔从抽屉里摸出了放大镜和一次性手套,小心翼翼地从隔壁办公桌探过身来,对着花束观察了一圈,然后拎出了一张牛皮纸的香水卡片。】
“你们什么意思,在你们心中,我难道就注定孤独终身?”陶然看了看自己的队友们,感到一阵心累。
陶副队,以您的情商和直男癌,被人追这种事是真的很令人惊奇啊。燕京公安局的诸位在心里默默吐槽。
【“落款是‘费’,”郎乔说,“费什么?”陶然一把抢了回去:“别闹,给我。”“闹了半天是女朋友送的,我还以为骆老大要跟你当众表白呢。”】
“可我是个直男。”陶然道。
“是是是,您确实是个直男,到现在还没追到您的女神。”
【“陶副,什么时候脱团的,打报告了吗?组织同意了吗?”“陶陶这个人,不局气,不够意思。”“陶副队,我这月工资还剩三十七块六,没钱买狗粮了,反正你得看着办。”】
“不得不说你们队真活泼。”
“挺热闹的。”
“果然有什么队长就会有什么样的队员。”
“都是随着骆队的。”
“骆队是亲队长。”
【这时,方才匆匆离开的骆闻舟重新推门进来,伸手拍了一下门框:“花市区出了一起命案,来俩人跟我过去一趟,速度。”】
“正戏来了。”
“坐等正戏。”

【默读阅读体】我心向阳,绝处逢舟(序章)

带群众,一些分局小警察,一些富二代玩的,包括费渡公司的小员工玩。纯属是因为在下觉得很有趣。
——————————————————————
【真实,这残酷的真实。——《红与黑》】
【傍晚时分,东区商圈临街的一家咖啡店里,刚打发完一大批客人的店员终于逮着机会出了口长气,可还不等她把笑僵的五官手动归位,玻璃门上挂的小铃铛又响了。店员只好重新端出八颗牙的标准微笑:“欢迎光临。”“一杯低因的香草拿铁,谢谢。”客人是个身材修长的青年男子,留着几乎及肩的长发,穿一身熨帖又严肃的正装,戴着金属框的眼镜,细细的镜框压在他高挺的鼻梁上,他低头摸钱夹,勾在下巴上的长发挡住了小半张脸,鼻梁和嘴唇在灯光下好像刷了一层苍白的釉,看起来有种格外禁欲的冷淡气质。】
“这是费总吧,好帅啊。”郎乔惊叹道。
“那当然,不过费事儿,你打扮那么好看要去见谁呢?”骆闻舟幽幽地盯着费渡。
“怎么,师兄这是醋了?”费渡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
“是啊,我就是吃醋了,费总来哄我吗。”骆闻舟调笑道。
费渡笑而不语。
【幸好这时给店里补货的来了,店员赶紧给自己找了点事干,大声招呼送货的到后面核对货单。送货的是个年轻小伙,二十岁上下,整个人好似一团洋溢的青春,就着余晖弹进了店里,他皮肤黝黑,一笑一口小白牙,活力十足地跟店员打招呼:“美女好,美女今天气色不错,生意很好吧?”】
“看来就是那个何忠义。”肖海洋肯定地说。
“是啊,挺好的一个小伙子,可惜了。”陶然摇了摇头。
【“美女姐姐,你知道‘承光公馆’在哪栋楼里吗?”】
【“承光公馆?”店员觉得有点耳熟,一时想不起来,于是摇摇头,“不清楚,你要干什么?”】
【买咖啡的客人可能是闲的,抬眼看了那小送货员一眼,懒洋洋地插了句嘴:“承光公馆不在商务楼里,是后面的私人会所,怎么,他们还招快递员吗?要不要我顺路领你过去?”】
“费事儿,没看出来啊,你还挺乐于助人的啊。”骆闻舟右手搭在了费渡的左肩上。
“师兄,相处这么久了才发现啊,看来你也不行啊。”费渡摊了摊手,表示无奈。
“费事儿,我哪不行了,不行的话,怎么满足你,嗯?”骆闻舟趴在费渡的左肩上头顶着费渡的耳后,发出一声鼻哼。
“哦?师兄满足我什么,我可不知道。”
“宝贝,你是在和我装傻吗?不知道是谁在我的身下求我的,用完就不认人,未免也太无情了吧。骆一锅还会摇摇尾巴呢。”
“行了你两够了啊,没看见小乔和小肖还在这里吗。收敛点啊你们。”陶然看了看斗嘴的两人依然感到脑壳疼。
“没事儿的陶副,嘿嘿嘿,喜闻乐见,喜闻乐见。”郎乔笑嘻嘻地说。
【各种格调不同的销金之地绕着景观外围层层排开,以“格调”为轴,贵的在里头,便宜的靠边临街。其中,最贵最好最“格调”的一块地方,就是“承光公馆”。】
“啧啧啧,万恶的资本主义。”骆闻舟啧了啧嘴。
“靠,看不起我们啊,我们就是牛逼怎么了,你一个小队长羡慕不来的。”一个围观的富二代叫器着。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骆闻舟鸟都没鸟他。
“师兄,你可以辞职,以后我养你啊。”费渡调戏道。
“呼,算了,宝贝,还是让你老公我养你吧。”骆闻舟趴在费渡的肩上,在费渡的左耳后呼出了一阵热气。
没眼看,陶然捂着眼睛,觉得自己需要一个布条把眼睛蒙上。
【“费总,这呢!”费渡一扭头,看见不远处站着一帮人,都是游手好闲的富二代,为首一位小青年非常时尚,挂了一身的鸡零狗碎,正是他的狐朋狗友之一,张东来。费渡迈步走了过去:“寒碜我?”“谁敢寒碜你?”张东来大喇喇地勾住费渡的肩膀,“我看你车早到了,在这等你半天了,干嘛去了?还有你这是什么打扮,刚跟美国总统签完双边贸易协定?”费渡眼皮也不抬:“滚蛋。”】
“我去,这就是那个张东来?”
“那个傻逼?”
“那个张局的儿子?”
“脑子烧坏的那个?”
“我操你们大爷,你们对劳资有什么意见吗!”张东来听了这话,气的只想打人。
刚刚说话的人,闭上嘴,好像刚刚说话的不是他们一样。
【“不行,我看你这样实在太别扭了,跟领着个爹似的,一会怎么泡妞儿。”】
“领着个爹,哈哈哈哈哈,不怕被骆队弄死吗。”
“脑洞挺大,有本事叫费总声爹啊。”
“算了吧,不可能的。”
【费渡脚步微顿,他先伸出一根手指,把眼镜勾下来,随手挂在了张东来领口,然后将西装外套一扒,衬衫袖子挽起,开始解扣子。他一连解了四颗扣子,露出胸口一大片不知所谓的纹身,然后伸手抓乱了头发,拎过张东来的爪子,从此人手上撸了三颗比顶针还粗犷的大戒指,往自己手上一套:“这回行了吗,儿子?”饶是张东来自认为见多识广,也被这场炫酷的原地变身晃花了眼。】
“行啊,费事儿,挺溜的嘛,业务很熟练啊。”骆闻舟起身,打趣道。
“师兄,别惊讶,我自认为我还是挺帅的。你们说呢?”费渡撩了一把头发,对着身后的几个小员工抛了一个媚眼。
“是的是的,费总好帅,求嫁。”
“姑娘,你醒醒,没看见骆队在盯着你吗。”
“对对对,嫁什么嫁,费总和骆队才是绝配啊。”
“是啊是啊。”小员工们立刻改口。
“姑娘们,你们求生欲好强。”
“费事儿,你这样,我可是要惩罚你的。”
“嗯,师兄,我错了,下次还敢。”
骆闻舟无奈的看着费渡,眼神十分温柔,谁让自己看上这么个沾花惹草的宝贝呢,还能怎么样,自己的老婆,只能宠着呗。
【“我正在严肃认真地追老婆,”费渡漫不经心地说,“一边玩一边追,合适吗?显得不上档次。”】
“费总,你不仅追得不是老婆,你最后还把自己卖了。”
“卖给骆队了。”
“费总这flag立的真是可以的。”
“费总,您先认清楚,您是个o。”
“谁说的,我们费总也很a的好不好。”
“是啊,可是费总遇到了一个a到爆的骆队啊。”
【张东来话音一滞,愣是没把话接下去。他抬起巴掌在自己脸上掴了一下:“呸,说错话了,改天一定当面给嫂子赔不是。”“嫂子”俩字莫名取悦了费渡,他绷紧的嘴角柔和了下来,摆摆手,算是“大度”地把刚才那页揭过去了。】
“费总,您在骆队那里是个o。”
“费总你清醒点,你会后悔的。”
【张东来对天翻了个白眼,感觉主公这是被妖姬所惑,国将不国也。】
【张东来正在和一个美女交流生命和谐问题,俩人讨论得热火朝天,旁若无人。脑残醉醺醺地说:“升官发财死爸爸,费爷,你才是真人生赢家!】
“我现在怎么不信张东来脑子烧坏了呢,这话说的,一套一套的。”
“我去你大爷的,你脑子才坏了呢,劳资我好的一批。”张东来怒吼道。
【远处承光公馆的音乐声中夹杂着笑闹和喧嚣,费渡眯着眼回头看了一眼,看见一帮大姑娘正跟几个谢顶大肚子的“资深鲜肉”玩游戏。】
“唉,好好的姑娘干嘛糟蹋自己呢。”
“可惜了可惜了。”
【费渡靠在副驾上闭目养神,手机里的应用软件公放着一段有声书,清澈的男声语速均匀地念着:“……于连回答说:‘我有一些暗藏的敌人。’……”代驾是个勤工俭学的大学生,很有些愤世嫉俗,认为费渡不是花天酒地的富二代,就是整过容的十八线小明星,忽然听了这一耳朵,不由得有些讶异地扫了他一眼。】
“费爷就是厉害,这么好学,身为一个富二代,我甘拜下风。”
“同感,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败家啊,谁还会去听这种东西。”
“说不定费爷是用来泡妞的呢。”
“这代驾胆子也不小敢这么吐槽费爷,不怕被弄死吗。”
【音频还在继续:“……‘一条路并不因为它路边长满荆棘而丧失其美丽,旅行者照旧向前进,让那些讨厌的荆棘留在那儿枯死吧’……”费渡睡得人事不知,敢情他是在用这个催眠。】
“我的脸好像有点疼。”
“不过费爷确实牛逼。”
“那是,论费爷泡妞的技术,还需要学这些去骗那些小姑娘吗。”
“你那是什么字眼,怎么能用‘骗’这个字呢。”
“不然呢,用‘泡’这个字。”
“粗俗。”
【虚弱的月光打在地上,照亮了一个人的脸,他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一张充血肿胀的脸几乎分辨不出原来的模样,只能看出额角有一块半月形的小伤疤,额头上盖着一块被撕扯得十分不规则的白纸,好像镇尸的鬼画符。人已经死透了。炸着毛的野猫吓得喵失前爪,一不留神从矮墙上滑了下来,它就地打了个滚,头也不回地逃走了。】
“我靠,这要死得多惨才能把猫都吓走啊。”
“这大兄弟死状也太丑了吧。”
“人都死了,你指望能多好看。”
肖海洋摇了摇头,只觉得这些富二代的关注点十分清奇。然后看向了骆闻舟。
骆闻舟,费渡还有陶然心里都有一个声音,要开始了。

【默读阅读体】我心向阳,绝处逢舟(开端)

本文为阅读体,原文内容会用【】标出,带原著所有人玩,相应的人物都会在相应的章节里出现。这里寂秋,请多关照,话不多说,我们现在开始。
——————————————————————
在一个白色的空间里,燕京市公安局的各位,还有费渡都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了,他们眼前的是一个看起来才二十几岁出头的黑发少年,他身穿一件白色衬衫和蓝色牛仔裤,外套一件黑色的风衣,并且少年手中拿着一本书——《默读》。
“你是谁?”骆闻舟眯着眼睛,打量着少年,问道。
“骆队好,久仰大名,很荣幸见到您和费总,当然还有燕京市公安局的各位,无意冒犯,将你们带入这里,还请见谅。”黑发的少年儒雅的笑着轻轻地向前倾了倾身,以示歉意。
“在下季秋,一年四季的季,秋天的秋,四季之秋。将诸位带往这里的原因是希望你们能够看完我手上的书,而且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回去。”
“你是在威胁我们?”骆闻舟的眼神顿时变得犀利起来,身上也散发出一种无形的气势。
“师兄,没事的,他没有恶意。”一旁的费渡微笑着看着骆闻舟,然后看了看季秋,开口道,“不知如何称呼,还请见谅,不过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只有看完书我们才能回去而且你好像很了解我们。”
“您是费总吧,直呼在下姓名便是,在下会为你们解答你们现在存在的所有疑问。首先,这本书里讲的是关于你们的故事,在下的目的就是让你们了解这些事,这是在下的工作。”
“啊,什么意思啊,老大。”郎乔求助的看向骆闻舟。
“简单的意思来说,就是,我们需要看的这本书里写得都是关于我们的事,我们看完我们所以经历的事情,才能够离开这里。”陶然出声解答了郎乔的疑问。
“陶副队说的没错,就是这样。 ”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为什么要我们看完这本书。”骆闻舟盯着季秋,表情很严肃。
“骆队别误会,在下是一名记录员,世界很大每个世界都有一个记录员,将所以世界发生的事记录下来编成书的,呈现出来,在下就是其中之一,你们的故事是在下的一位名气很大很厉害的前辈所记录的。”
“让你们重新回顾你们所发生的事情是在下所在世界中深爱着你们的人们的愿望。让你们所有的人能够释然拥有更幸福的生活,让罪恶之人受到惩罚,这就是他们的希望。”
“季秋,按照你这么说,我们的一切都是被你们那个世界的人所知道的,而我们回去也就只有这一个方法。”费渡问道。
“是的,费总。”
“看来我们只能先读书了,费事儿。”
“嗯。”
“既然解释清楚了,那么请在下为你们朗读,序章。”

各位欢迎道友来看看,欢迎各位加入魔道祖师语C群,此群欢快,没有太多约束,希望大家玩的开心,有意者加群,群聊号码:943806856

群聊图【篇1】自己了解一下

联盟职业选手日常群【篇1】群号:513659402

联盟职业选手日常群【篇1】(六个核桃喝多的羊习习,话不是很多的黄少天,赚钱养雷霆的肖队,联盟白切黑的喻队,画风不对的张副队,人物严重ooc,非战斗人员紧急撤离。一下内容摘自qq语c群,群号:513659402)
烟雨•舒可怡:我最近是不是流年不利啊……
烟雨•舒可怡:光受伤了……
轮回·孙翔:受伤不是日常吗
轮回·孙翔:比如我动不动就去撩一下猫
烟雨•舒可怡:最近有点多……
轮回·孙翔:手上三个疤十来天了还没好呢
轮回·孙翔:比如把猫仰面朝天压住个十来分钟,或者把她扔水里
烟雨•舒可怡:二翔前辈……
轮回·孙翔:啊~作死真愉快~
轮回·孙翔:扔水里是洗澡
烟雨•舒可怡:你们……
轮回·孙翔:压床上是调戏
轮回·孙翔:但是猫很显然不喜欢
烟雨•舒可怡:这不废话吗
蓝雨·喻文州:……
蓝雨·喻文州:^_^
轮回·孙翔:【图片】
轮回·孙翔:漂亮不
烟雨•舒可怡:漂亮,想养
烟雨•舒可怡:喻队,喻前辈,您别笑了
轮回·孙翔:笑笑而已^_^
轮回·孙翔:这就是我天天被挠被咬还总是对她壁咚床咚的原因
烟雨•舒可怡:不不不,喻队笑得有点吓人
蓝雨·喻文州:^_^
蓝雨·喻文州:是吗
雷霆·肖时钦:是
雷霆·肖时钦:jjc吗喻队【PS:小事情进群以来因为说了喻队手残就被喻队,黄少,怼,孙翔补刀】
蓝雨·喻文州:肖队这是因为拉不到广告所以来和我打一场发泄了吗
雷霆·肖时钦:不
蓝雨·喻文州:哦?难道是雷霆又缺钱了?
雷霆·肖时钦:我被人虐了一顿所以想找个人虐回来
蓝雨·喻文州:肖队被谁虐了?
蓝雨·喻文州:我们聊聊
【地点:雷霆,人物:小事情,呸,肖时钦】
此时雷霆,肖时钦坐在电脑前,背后一冷,感觉莫名阴森森的。
蓝雨·喻文州:^_^(喻队表示:我就笑笑)
(第一天,完)
【时间:第二天9:51】
轮回·孙翔:早
兴欣·唐柔:早
烟雨•舒可怡:最近,我仿佛迷上了孙前辈的猫
兴欣·唐柔:?
烟雨•舒可怡:啊,小柔姐姐好,你看孙翔前辈头像,那猫多可爱(๑• . •๑)
兴欣·唐柔:可怡好
兴欣·唐柔:是很可爱
烟雨•舒可怡:是吧,就是我妈不让我养……
雷霆·肖时钦:……
雷霆·肖时钦:【小视频】
烟雨•舒可怡:前辈这是给喻队看的吗?
雷霆·肖时钦:你猜
烟雨•舒可怡:emmmm
烟雨•舒可怡:可以不猜吗……@雷霆·肖时钦
烟雨•舒可怡:我觉得,你就是给喻队看的
蓝雨•黄少天:只要把键盘换成26键,你们都能成为我队长哈哈哈哈哈
烟雨•舒可怡:我本身就是26
烟雨•舒可怡:打字依然很快
雷霆·肖时钦:不会用九键
烟雨•舒可怡:对对
烟雨•舒可怡:不会用
蓝雨•黄少天:???????只有我用九键嘛
烟雨•舒可怡:不,早年玩惯了诺基亚
蓝雨•黄少天:明明九键好用啊,九键比26简单
雷霆·肖时钦:习惯不同罢了
蓝雨•黄少天:26打字打到我怀疑人生
烟雨•舒可怡:没有(>﹏<)
蓝雨•黄少天:我试试26吧
雷霆·肖时钦:早年我都是用电脑的
霸图·张新杰:不会用九键
烟雨•舒可怡:我……没有早年
烟雨•舒可怡:早年没有电子设备
蓝雨•黄少天:你们私下打什么游戏啊,我完第五人格,还有单机游戏
烟雨•舒可怡:我手游打的比端游好
霸图·张新杰:我端游比手游好
雷霆·肖时钦:端游比手游好玩
霸图·张新杰:对
霸图·张新杰:何况…PUBG只有端游…
雷霆·肖时钦:但那是在我拆了的电脑前
雷霆·肖时钦:我家的电脑全让我拆了/心累
烟雨•舒可怡:前辈,拆电脑干啥
雷霆·肖时钦:研究……
烟雨•舒可怡:那前辈你厉害了
蓝雨•黄少天:高级
雷霆·肖时钦:还有一个Ipad
雷霆·肖时钦:又让我修好了
烟雨•舒可怡:前辈……
烟雨•舒可怡:我们私信谈谈吧
雷霆·肖时钦:修了一晚上
蓝雨•黄少天:小事情修电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摆摊吧
烟雨•舒可怡:前辈,不亏是机械师
烟雨•舒可怡:这就是为什么前辈会修东西的原因
蓝雨•黄少天:没错没错
雷霆·肖时钦:【微草护眼目镜】
蓝雨•黄少天:【微草势力登场】
蓝雨•黄少天:哈哈哈哈哈
雷霆·肖时钦:【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蓝雨•黄少天:【莞然一笑】
雷霆·肖时钦:【深邃】
雷霆·肖时钦: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雨•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雷霆·肖时钦:发他表情包
蓝雨•黄少天:【微草势力登场】
烟雨•舒可怡:【画风不正王大眼】
烟雨•舒可怡:希望前辈回来别打我
蓝雨•黄少天:不会不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烟雨•舒可怡:黄少护我一命,可好
雷霆·肖时钦:你自求多福吧
烟雨•舒可怡:你们……
雷霆·肖时钦:不客气
烟雨•舒可怡:【四大战术师·呵呵呵呵】
雷霆·肖时钦:要说心脏
雷霆·肖时钦:我不如王队
雷霆·肖时钦:【深邃】
烟雨•舒可怡:跟王队什么关系
烟雨•舒可怡:四大,王队第五
雷霆·肖时钦:不,他比我心脏多了
烟雨•舒可怡:回去叫粉丝重新评
蓝雨•黄少天:【ojbk】
蓝雨•黄少天:英杰,你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烟雨•舒可怡:哈哈哈,微草真的就只能靠英杰哥哥了
烟雨•舒可怡:哈哈哈哈
蓝雨•黄少天:【王杰希p图女妆】
蓝雨•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烟雨•舒可怡:我天呀……
烟雨•舒可怡:你们真的是看前辈不在是伐……
蓝雨•黄少天:哈哈哈哈我还有
蓝雨•黄少天:【韩文清哪吒头】
蓝雨•黄少天:哪吒
烟雨•舒可怡:我滴妈嘞……
蓝雨•黄少天:【叶修p图女妆】
烟雨•舒可怡:叶神,在的吧……
蓝雨•黄少天:我似乎在拉仇恨【ps:黄少,您还记得您在拉仇恨啊】
蓝雨•黄少天:不管了,我发吧
蓝雨•黄少天:【孙翔p图女妆】【张新杰p图女妆】
烟雨•舒可怡:黄少你……
蓝雨•黄少天:这是孙翔啊哈哈哈,你以为我会发我自己嘛嘎嘎嘎嘎
烟雨•舒可怡:我滴妈……
蓝雨•黄少天:我又不傻
烟雨•舒可怡:黄少……你……疯了吧
蓝雨•黄少天:是的疯了
轮回·孙翔:呵呵,我会去找喻队聊聊天的
烟雨•舒可怡:新杰前辈也在的吧……
轮回·孙翔:^_^顺便分享一些东西【ps:腹黑羊习习已上线】
蓝雨•黄少天:!!!!!!!
蓝雨•黄少天:不要啊……你别
轮回·孙翔:^_^
蓝雨•黄少天:我其实也没发什么啊
轮回·孙翔:^_^
轮回·孙翔:嗯,我找喻队也没聊什么
蓝雨•黄少天:……你以为我会信嘛
轮回·孙翔:那你以为我会信吗
蓝雨•黄少天:【你个臭居居】
轮回·孙翔:^_^
蓝雨•黄少天:你不许给他教了!【ps:猜猜教什么啊,我才不会告诉你们呢】
轮回·孙翔:否决
蓝雨•黄少天:没有商量的余地嘛
轮回·孙翔:有啊
蓝雨•黄少天:真的假的/仿佛看到了希望
轮回·孙翔:真的啊
轮回·孙翔:^_^你发个十来张你的女装,就过去了
蓝雨·喻文州:……
轮回·孙翔:啧,喻文州
蓝雨·喻文州:^_^
轮回·孙翔:我们来聊聊天吧,喻队
雷霆·肖时钦:我有少天女装
蓝雨•黄少天:孙翔你怎么和说好的没头脑不一样
蓝雨•黄少天:【你个臭居居】
蓝雨·喻文州:六个核桃喝多了吧
轮回·孙翔:你没发啊^_^@蓝雨•黄少天
蓝雨•黄少天:小事情……你修你的电器吧@雷霆·肖时钦
蓝雨•黄少天:我……
轮回·孙翔:老韩,晚上回去我给你点东西^_^【ps:一下内容少儿不宜,统统和谐】
蓝雨·喻文州:^_^
蓝雨•黄少天:!!!!!!!!!不要【ps:羊习习要给什么才让黄少如此激动,你们自己脑补吧】
蓝雨·喻文州:拒绝^_^@轮回·孙翔
蓝雨•黄少天:我突然什么都不想说了……
雷霆·肖时钦:沉默寡言黄少天???
雷霆·肖时钦:这么惊悚的吗
蓝雨•黄少天:有
蓝雨•黄少天:非常有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篇】

【全职高手QQ群】欢迎小伙伴们来玩啊

群介绍:因为全职高手,所以有了荣耀,因为荣耀,所以认识了他们。荣耀永不灭,它还在,在我们的心中。每一个梦想都值得被尊重。所谓梦想,是永不止息的疯狂。
欢迎大家来到全职高手日常语c群^_^。QQ群聊号码:513659402。【ps:群主希望群里能够嗨起来,不要太安静,可以皮起来,没有太多限制,好好玩就好啦,最后,欢迎各位的到来。】

致最好的队长,最好的你,生日快乐。三生有幸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一生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叶修给苏沐秋的一封信】以叶修为第一视角来写的,不喜勿喷

沐秋:
  世邀赛要来了,我家老爷子把我轰来当领队了,只可惜你不在啊,不过你可别忘了,你永远活在我的荣耀里,我可是会带着你的那份荣耀一直努力下去的啊。嘉世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嘉世了,但是嘉世不会倒,还有邱非呢,邱非你知道的吧,我和你说过的,以后就是他们年轻人的世界了。我退役之后,可是又组了一个新战队杀回了荣耀职业圈啊,你可别说我不要脸,我可是带领了兴欣拿回了第十赛季的冠军,你放心,沐橙,我一直照顾的很好,还有,沐橙长大了,能够独当一面了,是个大姑娘了,不在是哪个跟在我们后面喊哥哥的小女孩了。世邀赛结束后,兴欣,她也能接手了,我相信她一定会是个合格的好队长。喂,沐秋,我不负责任的把兴欣交给沐橙你可别怪我啊,荣耀需要新的血液,新的支柱,不再是属于我们的赛场了,老韩也是很清楚这点才没应邀去世邀赛的,他一心专注于霸图,毕竟霸图可是他的心血。沐秋,你要是还在,该多好,沐橙很想你,自从你走后,她就没在我面前哭过,但是我知道,她有时候想你了就在晚上偷偷哭,为了不让我担心,还画上妆来见我,还以为我不知道,真是个傻姑娘,但是她一直很坚强。所以,沐秋,别担心,我们生活的很好,我们的荣耀会一直进行下去。十年荣耀,一如既往。
                               叶修
                                                                  2025年4月15日